ET-bgm公司专用号

【ET】老师,扩列吗?(上)

瑟兰迪尔这个名字已经在埃尔隆德的通讯录里待了三天了。

大好青年埃尔隆德这几天学习之余一直喜欢刷朋友圈,而且喜欢顺便碎碎念“你更一条吧,更一条吧”。

而这个“你”,指代的就是他刚刚扩列成功不满七十二小时的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何许人也?

闻名全校的绩点杀手,学界的青年才俊。

朋友,你见过俊得像明星、年仅29岁就混上副教授、课程平均挂科率在三分之一还引得学生前仆后继的么?就是那个人。

 

说起来,埃尔隆德认得瑟兰迪尔,已经超过四百天了。

而瑟兰迪尔严格意义上认得埃尔隆德,大概满打满算三百四十多天。

谁叫他直到期中,才想起来点一次名,然后才把课上最积极发言的学生的那张脸和课下最积极发邮件探讨问题的学生的那个名字对起来。

埃尔隆德,那个黑发灰眸、颇合眼缘的男生,思考起问题来的确挺有深度。

他那门课结束的时候,埃尔隆德是全班唯一上了九十分的。至于平均分嘛,刚过六十。

 

按理说,他们的交集也就到此为止了,除了有两次在图书馆碰见,埃尔隆德过分热情地打了招呼,瑟兰迪尔也一反常态地停下来跟他寒暄两句。

直到一年后瑟兰迪尔被另一个老师拉进了埃尔隆德所在课程的讨论群。

然后埃尔隆德就跟中了邪一样,点了他的头像,发出了朋友验证消息。

做这件事情之前,埃尔隆德先做了十足半小时的心理建设。

他完全没有想起来,貌似他十四岁那年第一次尝试对女生表白时,也没比这次紧张。

结果,瑟兰迪尔做出回应,用了三十六小时。

埃尔隆德本来都已经不抱希望了,整整一天半都在为自己这个冒失的好友申请懊恼,甚至偶尔看一眼微信,都觉得心拔凉拔凉的。

然后在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埃尔隆德又惊又喜,确切地说几乎是惊大于喜地发现,瑟兰迪尔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

然后他就瞬间吃不下了。

天哪他居然通过了可是为什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我又应该跟他说些什么……

“老师好”?

不行,好傻。

“谢谢你加我”?

怎么看怎么蠢,虽然他现在最想说的话是这句。

“请多指教”?

喂喂喂不带那么官样的,何况人家现在又不是任课教师了。

或者……找他最新的朋友圈点个赞?

这样会不会显得自己像偷窥狂?

埃尔隆德挫败地捂住眼睛——算了,就先安安静静地吧,有机会再搭讪。

咦,好像搭讪这个词哪里不对的样子?

话说……自己为什么又一定要加他?

对,只是觉得一个课讲的那么好、跟自己互动也多的老师,当初还在那么难的考试里劫后余生了,值得加个微信纪念一下。嗯,就是这样,很纯洁很正直。

 

 

只可惜,埃尔隆德没法知道瑟兰迪尔的心理活动。

另一边,最近忙得焦头烂额的瑟兰迪尔本来是有点无奈地被同事大叔拖进了一个课程群,结果只是客套了几句“大家好”,没过半小时,就来了一条验证信息。

有趣,他本来觉得敢加他微信的学生真不多,而且他也是不大愿意透露除邮箱以外的联系方式的。

他一开始想无视就好,没想到第一眼看那个人的头像还有点熟,一个西装革履的男生,颜值不错,不会是……

再看验证信息,果然是埃尔隆德。

这个人,他记得太深刻了——停,怎么能用这么不含蓄的说法,改正:

这个名字他还有点印象。

嗯这样听上去好多了。

瑟兰迪尔自己都没注意到,他一边回忆的时候,脸都已经红了。

而且他居然在想,埃尔隆德加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说起来,现在的确有很多学生,只要看见老师的微信就加,多半是为了混脸熟。

但是他也就是个进群打酱油的,也不涉及到给这帮人给分,而且他还在群列表里看见了好多他去年挂掉的学生。

或者,埃尔隆德就是有加老师微信的习惯,没什么功利目的?

或者,埃尔隆德甚至没有加老师微信的习惯,而自己是特殊的?

瑟兰迪尔惊吓地发现,他在想最后一种可能性的时候,额外多停留了几秒。

算了算了,斟酌一下,毕竟他几乎没加过学生的微信。

瑟兰迪尔决定先放一放,重新把视线投向了他正在卡壳的论文。

 

终于把论文放下,瑟兰迪尔再记起那件事,已经是一天半以后。

结果,在他反应过来前,就点了“同意”。

天哪他都在干些什么?埃尔隆德会不会觉得奇怪?他会不会来打招呼?他对自己发在朋友圈的东西会不会有什么看法?

瑟兰迪尔惴惴不安地等了半小时,对方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为何,他有点恼火地把查看了第六次的手机拍在桌上。

很莫名其妙的,不是吗?

 

 

埃尔隆德终于等到瑟兰迪尔发朋友圈,是五天之后。

他之前翻过瑟兰迪尔的朋友圈,完全没有任何个人信息,顶多就是学术前沿或者时事热点,然后附上两句指点江山的评论,颇有点愤世嫉俗的意味。

其实,对瑟兰迪尔这种性格,埃尔隆德早有发现,并且瑟兰迪尔在讲课的时候把课程内容和实际生活紧密结合、做出鞭辟入里的评论,是埃尔隆德最喜欢瑟兰迪尔的课的原因之一。并且,瑟兰迪尔有意无意透露出的对社会和人性的看法,和他自己的认知不谋而合,从小到大习惯扮演好好先生的他甚至羡慕瑟兰迪尔一针见血的直率。

内容和他之前的如出一辙,就是转载的一则犀利的时评,瑟兰迪尔用寥寥数字表达了赞赏。

埃尔隆德很认真地把那则时评读完了,半是真心半是刻意地在下面留言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结果,发出去没过二十秒,就听见手机震了一下。

居然是瑟兰迪尔的消息!

对方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没想到现在的学生还关注这种话题”,埃尔隆德在键盘上飞快地打下“你关心的事情我都关心”,在发出去的前一秒才惊吓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要命的话。

埃尔隆德深吸口气,立刻调动出自己作为当代优秀大学生忧国忧民的情怀和深刻的思考,非常认真地给了一条严肃正经的回复。

瑟兰迪尔也就继续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埃尔隆德一边在手机上打字,一边觉得自己的手心已经渗出虚汗,手机都拿不稳了。

就好像那次考期末考试的时候,瑟兰迪尔监考,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埃尔隆德清楚地知道,瑟兰迪尔总共有五次停在他身后,关注他答题。

那种心跳加快、手脚窜麻的感觉记忆犹新。

可能不光是因为考试而紧张。

然后,说着说着,他们的话题慢慢偏离了一本正经的国家大事,开始吐槽起学校的食堂来了。

“对,就是做的难吃还要垄断啊……我初中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校长发飙,说全校禁售方便面。结果后来……”

埃尔隆德写到这里,故意断了后半句。

瑟兰迪尔还是挺给面子地回了个“嗯?”

埃尔隆德只是想象了一下面对瑟兰迪尔的时候,他会微微挑眉,向来平静的表情终于显出一丝趣致,用他低沉的鼻音哼出这个疑问词,呼吸就更加紊乱。

他抖着手打出了下半句,“然后我们学校就没落了,中考成绩一年不如一年。”

谢天谢地,瑟兰迪尔回了个“哈哈”。

然后还调侃了一句:“你这是什么错乱的因果关系。”

埃尔隆德虚弱地笑了笑,绞尽脑汁地想下一句说什么来抖机灵。

就在那一刻,他发现自己不得不面对一个真相:

他似乎,真的对瑟兰迪尔有不一般的想法。

 

其实屏幕对面的瑟兰迪尔真的好不了多少,他当时给埃尔隆德发那条消息,也属于瞬时冲动不经大脑,如果他再思考哪怕一秒钟,都不会发出去的。

太冒失了好不好?

好在,埃尔隆德的回应还是很得体的,而且言辞里面也没什么奇怪或者抵触的意思。

当然了,就算有,他也不会明说的。

但是说到底,明明是埃尔隆德先来加的他啊。

而且,加都加了,还以为他有什么要紧事。还连着一周不发朋友圈,这年头的大学生生活有那么贫乏吗?

咦,他又为什么要关心埃尔隆德的朋友圈?

瑟兰迪尔不着边际地想着,和埃尔隆德的谈话也慢慢失了正经。

然后埃尔隆德就讲了他的初中和方便面。

埃尔隆德不知道,瑟兰迪尔当时的笑点骤降好几个等级,闷闷地笑趴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然后瑟兰迪尔也知道自己完了。

他好像栽在这个学生手上了。

 

TBC

评论(1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