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ET大选系列报道】儿子→政客→父亲→黑客,从巅峰到巅峰的截然人生

写在前面:脑洞为最近备受全球关注的新闻事件(你们懂的),但内文所有人名、地名、职务等细节均为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另外,文章风格为“吃瓜群众视角”简单称新闻体+叙诉混搭,新尝试,不妥之处望海涵。

——————————————————————

楔子

我是一名记者,曾在4家媒体供职,从业12年。领域曾涉及体育、教育、社会以及时政。是的,对我来说这份职业让人着迷的,不是奔波在前线的突发事件,而是连最叱咤风云的《纸X屋》编剧都不得不献上膝盖的政治风云。

照理说,这几个月我应该休年假,去看看大海、蓝天和白云什么的,但今年却不一样,总统大选。是的,四年一次,就像是女人每个月的阵痛期,雷都打不动……

但本次大选却意外的,有些不同?

———————————————————————

栏题:太阳报记者读大选

题目:儿子→政客→父亲→黑客,从巅峰到巅峰的截然人生

太阳报记者:J·Y

很多人说,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争,你是否也这么想?日前,太阳报记者曾对国会院举行的第一次总统辩论进行了详细报道。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报道发出的第二天,一封匿名邮件发到了本报的爆料信箱。而发信人正是在今年年初逃亡R国的国际顶尖“黑客”瑟兰迪尔·乌瑟。

民众称他为英雄,政客却认为他是小人。总而言之,他以所有漂亮男主角都有的一头金发出现在了给我们的E-MAIL视频中,并面无表情的向全世界宣誓:“我绝不会让那个叫埃兰迪尔·阿兹鲁的罪犯领导这个国家。”

毫无疑问,这是一封战书。但在透露具体内容前,本报记者于3天前飞赴R国,就此事对瑟兰迪尔进行了进一步采访。


谁是瑟兰迪尔·乌瑟?(导)

超级黑客、政治英雄、俊美的独行侠、溺爱孩子的父亲?这些是否都是你从这个名字能联想的标签?近日,太阳报记者在R国某咖啡馆内,首次见到了这位叱咤风云的金发男人,为你独家披露他的演变经历。


儿子:一位高分考入大学的经济学生(小标)

19XX年X月X日,瑟兰迪尔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圣佛里昂大学经济学专业,用他的话说,这样的选择并不是自己,而是其父亲乐见的。

据了解,瑟兰迪尔的父亲欧罗菲尔·乌瑟是一名餐厅老板,虽然经济并不拮据,但一辈子都想成为体面人。用瑟兰迪尔的话来说就是:“他一直想混个一官半职,但连仕途的门都进不了。”

所以,他全部的希望都落在了自己儿子身上。好在瑟兰迪尔不负众望,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经济学院是出参议员的儿子,那是个好去处。”瑟兰迪尔告诉本报记者,这是他父亲在临终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政客:漂亮让他成为内阁最年轻的参谋(小标)

瑟兰迪尔在采访中对太阳报记者回忆,他第一次碰电脑是在11岁时。“那时,所有人都不知道互联网是个什么东西。”而他却拆掉了家里唯一一台电脑的主板,并且又花了10分钟把它重新装了回去。要知道,在当时即使是一名专业的电脑维修人员,也要花上30分钟才能把他“分尸”的零件装回去。

由此可见,对电脑的天赋并不是从未呈现过。瑟兰迪尔说,虽然他读的是经济学,但在学校一直都会去上计算机专业的课程,所以大学的他挂科了。

“我不是天才,只是兴趣。”瑟兰迪尔说得很淡然,但即使是如此,他也在最后已全国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编码大赛第一名的头衔,考入了A国X宫的内阁参谋处。简单来说,他成了一名欧罗菲尔心心念念的公职人员。

“但入职第一天,我被告知,是这张脸让其他人毫无悬念的滚蛋了。”瑟兰迪尔优雅地点上了一根烟后告诉记者,并抬起了他那张如神祗般无可挑剔的俊美脸庞。

毫无疑问,俊美让他成为内阁最年轻的参谋,纵然他的脾气并不好,并且冷酷异常。


父亲:1分钟拿下A国情报局 10年夺下抚养权(小标)

瑟兰迪尔工作后3年就结婚了,此前所有人都传言他是一名同性恋者。但他结婚了,并与前妻生下了一个儿子。

“对她,那并不是爱。”瑟兰迪尔减短的说,但也不再提起关于前妻的任何话题。“恕我直言,您可曾有过情人?”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瑟兰迪尔显得很谨慎,他沉默了30秒后,这才略微一偏俊首减短说:“有,曾经。”

但比起私人问题,他更愿意对记者提起曾经的“战绩”。“听说你用单位的电脑入侵过A国情报局的机密内网?”“是的,用了1分钟,那时他们的系统太过简单。”但事实上,瑟兰迪尔并没有拿走里面的任何东西,他像皇帝巡视城邦般地浏览了一遍,却什么也没拿走。“听说你没有动过任何东西?”面对记者的问题,瑟兰迪尔略一摇头:“不,我帮他们的防护网加了几个程序。”

而正是这几个程序,让A国情报局成为目前全球最安全的政府机密情报机关。当然,这个安全级别并不针对眼前这位呼声最高的“黑客皇帝”。

虽然这是他的辉煌,但瑟兰迪尔并不避讳地向太阳报记者透露,当他此举被发现后就被开除了,妻子也与他离婚。“我花了1分钟拿下A国情报局,却用了10年夺下抚养权。”


黑客:疑为交易报丑闻后以“谋杀”被起诉(小标)

3年前,瑟兰迪尔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社交网络,那时就有传言,这位曾经的政客其实是由于一场交易被除名的。但真相是这么样吗?

对此,瑟兰迪尔表示,并不否认这样的猜测,但其中细节暂时不愿详谈。“他们(A国情报处)很欣赏能用电脑控制世界的人,但他们并不如世界认为的那样,不被人控制。”瑟兰迪尔说得意有所指,但并不远详述。只是告诉本报记者,一如他首次爆料时提到的那样:他(埃兰迪尔)还在做首席参议员时,就在操控所有的权力机构,在恰当的时机,默许一些违背人伦的事情发生,并已受害者的姿态站出来为国民默哀。

“他的家族,都是这样。”瑟兰迪尔忽然对记者补充,然后忽然不再多言。随后,记者了解到,之所以在年初出逃是由于他已经遭到的“谋杀”起诉。

“但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所有我今天没有回答你的问题,都可以向埃尔隆德·阿兹鲁求证。”瑟兰迪尔最后补充道。

要知道,埃尔隆德·阿兹鲁正是总统候选人埃兰迪尔·阿兹鲁的儿子,目前供职于参议院,是其父亲内阁的第一谋臣。

———————————————————————

致读者:读者想要知道的任何关于本期人物报道的问题和疑惑都可投递到本报信箱(即:文下回复评论)本报记者将尽可能让本次采访的新闻人物为您解答。

———————————————————————

记者采访日记:

题:一张似曾相似的奇怪照片

埃兰迪尔·阿兹鲁那个“老罪犯”和吉尔加拉德·费恩这个“老疯子”的辩论一如既往的毫无含金量,除了相互对喷、揭短和数落外,没有一个人感直面质疑。

显然,吉尔加拉德并不如埃兰迪尔伶牙俐齿,尤其是大时报、每日经报这些毫无原则和底线可言的媒体败类,帮着那个“老罪犯”没日没夜的抹黑吉尔加拉德,看起来胜负已经很明显的。

但显然,关于政治总是有转机的,这次也一样。我收到了瑟兰迪尔·乌瑟发来的邮件。他是怎么知道我的邮件?也许,只是曾经某场行业大会时,我例行留下来的名片?

但这并不重要,我想说的是,瑟兰迪尔·乌瑟,他绝对拥有一张令女人和男人们都为之疯狂的俊容,以及一双星辰般剔透迷人的蓝色眼珠,尤其是那头绸缎般落满星光的金色长发,简直令人过目难忘。

不可否认,他是一个令人惊艳的男子,但也有着拒人千里的冷酷。在从业数年中,他是唯一一个便是不发一言,也如王者般的盛气凌人。

这和他在年初逃离A国时,被各大媒体转载的那张照片上的人不同,那时他的眼中有着明显的疲惫和慌张。

是的,虽然那样的慌张只有零星半点。

从收到邮件到等来他的回复并确认采访,我花掉了4天的时间,显然他也是有些顾虑的。这种情绪看起来倒不像是他的行事作风,但我总会弄明白这其中的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离开咖啡馆结账时,打开的钱夹中有一张可疑的照片。如果没有看错,那是一位有着黑色长发的男子,还戴着墨镜。

似曾相识……

或许,为了能让报道更加精彩,我应该再拜访一次这位“黑客”?不知道,能不能去到他的办公室,或是……家里?

写于:20XX年X月X日 晚22:41分 晴

——————————————————————

报道后1天

发自:太阳报总编办

送于:时政频道记者J·Y

内容:【重要采访通知】请于20XX年X月X日(星期五)上午8:30前往B宫参谋处,携本邀请通知,于第一会议室参加总统竞选重要新闻通气会,有总统候选人埃兰迪尔·阿兹鲁出席受访。届时请勿携带管制用品。


评论(11)

热度(55)

  1. 楼辰凰ET-bgm公司专用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