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ET】Slumber·眠(原著向半AU)(上)

“魔戒毁掉以后,三枚精灵戒指也会失去效力。持戒者将无法抵御这种魔法的突然抽离,而变得疲惫不堪。唯有西渡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他早该知道的。

不过如此而已。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奢望,也就谈不上什么失望。

Thranduil深深吐出一口气,把手中的信纸对折,扔在桌上,不愿再多看一眼。

Elrond,宿命如此,事到如今,我便也只能向你道声珍重。

 

再之后,便是兵燹延烧,烽火经年。

 

 

千年的暗影终于从密林上方褪去。Thranduil将他的国更名为Eryn Lasgalen。

嫩绿的枝条抽出新叶,经久未曾光临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下斑驳的光亮。绿叶森林的王者独自漫步在面西的一条大道上。

从此以后,这条路上再不会有那个人的身影。

算起来,已经有大规模的精灵乘船离开,离他们天各一方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或者,他其实已经渡海西去。

这一点,对于Thranduil而言,也是不可能知道的。知道了,也没有意义了。

 

所以,当Thranduil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纵马而来,一时半会间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勒缰下马。

没有打招呼,只是有些局促地朝着他笑。

他朝他走来。

步调紧张而急切,却同时强行控制自己的仪态。

他唤他的名。

仿佛那是他所知的世间最美最好的词汇。

 

等Thranduil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陷于一个长吻。

唇舌绞缠,绝望地掠夺,亦贪婪地被掠夺。

直至缺氧,相拥着半跪在地,也不愿意结束。

 

怎么会这样的?

最后,Thranduil喘着气,脱力地倒在Elrond怀里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样自问。

明明上一次别过的时候,还只是礼貌地道别,并且因为指尖的无意相触,心就无可抑制地悸动起来。

明明他的最后一封信,专门阐明了非西渡不可的理由,以那么无可辩驳的方法,为他们难以言说的一切划上句号。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Thranduil闭上因为泪水充盈而有些酸涩的眼睛,努力维持着最后一点克制。

“为什么不回我的信?”Elrond又将一吻印上他的鬓角,并没有接他的话。

“呵,那一封解释你必须西渡的信么?根据那封信的说法,你现在应该已经踏上阿门洲了,我又有什么回的必要?所以你也没解释为什么你现在又突然出现了。”

Thranduil记起两年前那封信,当时的酸涩和痛苦再次一涌而上,语气忍不住带上了责问。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必须’西渡。如果让你误解,我很抱歉。我本该在同一封信里直接指出,只要你需要,我会为了你留下来。我当时只是害怕冒进、害怕僭越,可是……”

Elrond搂紧了Thranduil,本来还想解释,却被Thranduil的手指封住了唇,“好了,怪你写信有歧义,也怪我太没信心,没有追问。”

Elrond笑了,就着姿势把Thranduil推在草地上,继续吻上。

绵密的吻落在Thranduil的唇上、颊上、额上,Elrond同时喃喃着,“Thran……Ethuil……我的春天……伟大的精灵王……我最最渴慕的生灵……不知你是否接受我的爱意,接受我迟到了数百年的表白……”

Thranduil伸手抚上Elrond的黑发,带有明显鼓励和纵容的意味,也不忘嘴硬地调侃着:“数百年?你不觉得,可能是迟了三千年吗……”

Elrond却并不觉得这句话有趣。

因为Thranduil说的没有错。

 

“所以,林谷的精灵已经全部西渡了?”

“没错。昨天傍晚最后一班船离开。” 

“而你竟然可以放手?”

“有Elladan和Elrohir呢,他们早已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优秀精灵。而我的使命已经完成,接下来的时间,我全部交给我最爱的精灵,直到永恒。”

“那你之前说的持戒者会……”

“理论上是这样。但是我目前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况且,最后到阿门洲都是可以复原的——你终究还是打算西渡的吧?”

“负责任地说,我不知道。我治下还有这么多精灵需要安顿。就算我顺从了命运的召唤,从我开始着手准备到最后执行,没有个几百年应该也……”

“我明白。我不是要逼你。你尽可以做你认为正确的决定,而我无论如何都会陪你。”

只要我还有时间。

Elrond没有说最后这句,只是牵起Thranduil的手,邀他上马同乘。

他咬紧了牙关,才克服了身体的虚浮,让自己的动作显得一气呵成。

 

最后一班航船离港的时候,Elrond独自面向西边,虔诚地默祷。

一如在上,我这一生,努力地为他人而活、为责任而活,也正因此错过了我真爱的精灵,让他等待了那么多年、眼睁睁地看他痛苦却无能为力……而现在,我应当完成的事情已经完成,无论后果如何,无论我还有多少时间,我对我余下生命的唯一选择就是与他共渡。如果可以,我只求我剩下的时间能长一点、再长一点,好对他说那些我从未有机会说过的话,去陪伴他、拥抱他、安慰他、取悦他……

 

“想什么呢?”Thranduil察觉到Elrond的失神,转头问道。

“这么美好的精灵现在就在我怀里,觉得像做梦一样。”Elrond收紧了环在Thranduil身侧的手臂,仰头吻了吻他的耳尖,把自己不能明言的心事搪塞了过去。

 

 

“看什么呢?”

Elrond走到Thranduil身后,帮他拢了拢垂落的鬓发。

Thranduil从他正在打量的地图上收回视线,先伸手覆上了Elrond放在他肩头的手,侧头和俯身下来的Elrond交换了一个浅吻,才一本正经地作答。

“你看,这是绿叶森林和黄金森林现在的版图,”Thranduil用另一手指向图上一条蜿蜒的虚线,“这里是我们双方暂时还有边界争议的地方。我已经约见了Celeborn,争取可以一次性把疆界划清。”

Thranduil一本正经的态度让Elrond读出了一些言外之意,心不禁寒了一下。

“所以……你和Celeborn,还打算在中土逗留很久?”

“Celeborn的话我不知道,虽然我觉得他留不了多久,毕竟Galadriel已经西渡了不是吗?但是,只要一日为一方领袖,就有一方土地一方子民需要守护,就算我们必须离开,这也不是我们现在糊弄了事的借口。凡事有始有终,你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Elrond心下轻叹,Thranduil说的一字一句都无法反驳,却不能对他言明自己真正的担忧。

“那么……你又是怎么打算的呢?”

“我不知道。我跟你说过的,实话是我不知道。或许有些精灵不愿意西渡,或许就连黄金森林,都会有精灵留下,寻找我的庇护……”Thranduil眼睫微阖,态度坦诚,又有点无措,“你很明白。你对历史的熟悉更胜于我,总有精灵拒绝宿命的召唤,拒绝诸神的谕令,即使飞蛾扑火也不悔为自己做出的选择……可是,可是……你的情况……”

“Thran,Thran……”Elrond绕到Thranduil身前,弯腰捧住他的双颊,“我没有什么‘情况’,戒指失效对持戒者的影响也不过是个推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接下来,无论你做什么、无论你如何选择,我都会陪着你……”

直到最后的最后。

天父伊露维塔,请允许我如此贪婪的要求,仅此一次。

 

Elrond这几天都睡得很沉。

他知道是为什么,也有一丝侥幸地指望这样黑沉的睡眠只是为了弥补身体的虚弱。

然而这个夜里,他心悸着猛然惊醒,同时感到严重的眩晕。

也该觉悟了。毕竟,连中土最强大的精灵都无法抵御。

Elrond侧身抱紧了身边的Thranduil。

Thranduil仍然在睡梦之中,就这样温顺地让他抱着,哪怕他已经抱得太紧。

对不起,Thran……我尽力了……

但这仍然是我此生最自豪的一个选择。

 

Thranduil穿戴整齐,正要去赴和Celeborn的会晤,却突然被Elrond从身后抱住。

“嗯?”Thranduil一般会任他抱着,甚至会回应,却不是今天,“怎么了?我还要赶时间呢。”

“Thran……”Elrond的力道不减反增,还用鼻梁蹭起他的脖颈,“再留一会,好吗?”

“你……”这很反常,Thranduil却无法直接拒绝,“就这一次。我傍晚就回来了。”

眼见Elrond没有松开的意思,Thranduil主动转过身去,伸舌送进他的牙关,献了一个深吻,“我必须要走了。傍晚见。”

Elrond下意识去拉Thranduil华服的衣角,衣料却很快从僵硬的指间滑脱。

他呼吸急促地扶住一边的墙壁,无力地目送Thranduil远去。

不,这样不行。

一定、一定要撑下去。

 

 

TBC

评论(23)

热度(76)

  1. 甜死你的抹茶OAntoinette 转载了此文字
    对没错!这是我给A君点的埃隆沉睡梗!如果有小天使想看埃隆隆为爱沉睡,傲娇了一世的瑟兰兰为了让爱人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