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ET】最近的距离

亲爱哒 @Seashore_数竞又搞事情 小天使的点梗文~祝食用愉快(⑉°з°)-♡
--------------------------------

地球极半径6356.9千米。

这是Elrond和Thranduil现在的距离。

Elrond走到北极点,虔诚地匍匐下来,用手触上白雪皑皑的地面。

这也是他现在可以最靠近Thranduil的地方。

打开手腕上通讯器的视讯,Elrond呼唤着他的爱人。

“Thran?Thran你在吗?”

“嗯?”

一个金发的男人出现在画面上,眼睛微眯,右手撑头,手指还揉着太阳穴,一件样式古早的精致睡袍从他肩头滑下。

明显是被搅了睡眠,对方却只是看着他笑。

不过Elrond仍然先道了歉,“对不起,又吵到你睡觉了。”

Thranduil继续维持着笑容,宽容而慵懒,“你还能想到我,就不错了。你现在又是在哪?瞧你这裹成棕熊的样子。”

“Thran,我在北极,在北极点。”

认认真真的一句回答,Thranduil的笑容却顿时凝固。

他心知肚明这个地方意味着什么。

“El……”他念着他的名字,颤抖着将手指按上他这一边的屏幕。

Elrond也伸出手来,两人的手指隔着屏幕相触。

却只能碰到一片冷硬。

一如他们被迫分别的那天。

***

2039年3月25日,澳大利亚中部发生强烈地震并伴有大面积地面塌陷。

令人最为惊讶的是,在塌陷的地面之下,自动现出一条通向地心的通道。

经探测,这条通道深入地心达四千千米,内部中空,甚至没有熔岩。

世人为之震动,没有人知道这条通道的成因,而伴着这条通道的出现,或许从前对于地球结构的认知、对于地质历史的研究,很多都要被全盘推翻。


“Elrond!”地质学家Thranduil的金色长发束在脑后,手上还拎着一个大旅行包,从身后给他的恋人来了个突然袭击。

“嗷……”无辜的考古学教授肚子上被大包狠狠地砸了一下,负痛地哼出声。

Thranduil连声说着抱歉,松开了怀抱,扔下包给Elrond揉肚子。

Elrond并没什么大碍,却仍然心安理得地接受着Thranduil的服务,一只胳膊则搂上了对方的肩膀。

“看你这么开心,是我们的穿梭机批下来了?”

“对的!和Saruman那个老家伙磨了半天嘴皮子,还一个劲地问我‘你带个考古的去玩是哪个意思’,不就怀疑我们是公费二人世界去的吗?都什么年代了,学科交叉没听说过吗?”

“好了Thranduil,毕竟学校这次花的代价挺大,连太空里的设备都用上了,不就是想占个先机?”

“所以说是‘先机’嘛,走个审批都给我拖了两天,先什么机?快理东西!Glorfindel他们好像昨晚就走了。”

“遵命。”Elrond在Thranduil惊讶的目光里,从办公桌下拖出了早已理好的行李箱,还顺势凑到Thranduil唇边偷去一个吻。

一切本来很顺利。

虽然在接近地表处获得的大量样本已经足够令人惊叹,但Thranduil和Elrond都知道,他们最终是志在通道的尽头的。

他们只知道自己最终到了那个地方。

这是他们再一次醒来前,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而他们恢复意识时,第一反应是摸索着去确认对方的存在。

幸而他们是并排躺着的,很轻易地就碰到了对方的手,紧紧相握。

同时他们注意到在他们上方弯腰盯着他们的一群人,长相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区别,衣着样式却极为古老,看着他们的神情也颇为玩味。

“欢迎来到地心。不必这么惊讶,万年来,我们一直生存在你们的脚下,和你们同宗同源。只不过……远远比你们先进,在各个方面。”

人群中一名看似位高权重的美丽女人走上前来,向他们微笑致意。

就在说话间,Thranduil和Elrond打量了一下周边,就知道她所言非虚。

看四周的陈设,完全是高度现代化的产物,甚至明显有超越他们当前时代的迹象。

不仅如此,他们还正亲眼见证着一个人不需要触碰物体,仅仅在几步之外勾勾手指,就能让它移动的本领。

“显而易见,”Thranduil处变不惊地挑挑眉,“而且你们还会说我们的语言。”

“我们知道地上人的一切事情。”那女人平静地答道。

“然而你们的装扮活脱是欧洲中世纪——如果不比那个更早的话。”Elrond则忍不住提出了他的问题。

“服饰的发展,一则和人的审美有关,二和人所处的环境、需要从事的劳动有关。然而我们,需要从事什么劳动呢?”女人的衣裙宽袖长摆,只是优雅地一挥手,他们面前的大门应声而开。

“那你们为什么要隐居在地下?”Thranduil也说出了他最大的疑问,“你们有这么发达的科技,还有魔法,如果你们决定入侵地上世界,我们应该抵挡不了两周。”

女人被他的提问逗得直乐,“地上有什么有趣的地方?那些东西早就不能吸引我们,只要我们愿意,我们能知道想要了解的一切。魔法?呵,我倒忘了你们的语言里还有这么个词汇……但是,这不是你们所谓的‘魔法’,这本该是你们禀赋的一部分,就像我说的,我们出自同宗。”

到现在为止,这句话是最让Thranduil和Elrond感到惊诧的。

也从女人的后半句话中听出一些弦外之音,Thranduil和Elrond下意识地牵紧了手。

“所以说,这次地陷也是你们一手造成的?目的难道就是引诱地上的人进来?但是我们在你们眼里如此落后,又为什么……”Elrond直言指出了这一切最诡异的地方,却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止住了话头,因为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

“当然是因为我们想研究你们,”那女人平平淡淡的一句回答把他们的猜测坐实,“你们为什么失去了那种天赋,这种失去是不是不可逆的,又是不是可以被激活?”

女人的语气越发不祥,Thranduil和Elrond此时呈现一种怪异的姿势,扭着对方的胳膊,试图把对方拉到自己身后保护起来。

看着他们的情状,女人竟大笑出声,“我都能读出你们的小脑瓜里在想什么。比起你们来,我们可是真正的文明社会,不会通过把活体——或者死体开膛破肚这种方式来‘研究’的……啧啧,听说你们最近十年左右才稍微改进了一下这种野蛮做法。”

虽然如此,Thranduil和Elrond还是神色严峻,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所以说,我要留下……你,”她指向Thranduil,“我们要研究你,直到我们得到了需要知道的为止。可能只到明天,也可能是一辈子。”

Elrond的呼吸一滞,不管不顾地争辩道:“难道不是样本越多越好吗?逃不掉的话大不了就让你们研究,为什么只针对Thranduil一个?”

而Thranduil的关注点则完全在Elrond身上,“你们留下我,要对他怎么办?!你们要是对他有半点不利,我这个‘实验品’大不了和你们玉石俱焚。”

“别紧张别紧张,这年头地面上的年轻人,难道都这么冲动的么?”那女人故作深沉地摇摇头,“都说了我们是文明人,人道主义你们是嘴上说说,到了我们这是真正的社会准则。这一位,我们会把他安然无恙地送回地面。”

听了这句话,Thranduil平静下来,Elrond却依然焦躁,“你们研究他一个人,哪来的代表性?你放我回地上世界,就不怕我讲出你们的秘密?”

“不要用你们那套落后的研究方法来评头论足,什么‘样本’,什么‘代表性’,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我们这里不养闲人,不需要你的,当然有多远走多远。你要说你就说吧,如果有人相信你的话。”

Thranduil沉着地点点头,“希望你们信守承诺。”然后主动地松开了Elrond。

“Thran……”

“走。”Thranduil说得言简意赅,拧紧的眉毛暴露了他的不舍,可是为了Elrond的安全和自由,他必须推开他。

Elrond不管不顾地想上去抱紧他,却发现无形的屏障在他们中间生成。

他们最后想交换一个吻,嘴唇却只能贴上一个冰冷坚硬的表面。

下一刻,Elrond就发现自己姿势僵硬地仰面躺在地洞入口附近的沙漠里。

呼吸急促,无法平复,他至今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他的感性则先于理性做出反应。

两行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溢出。

两小时后,他抱着千分之一的希望,用通讯呼叫了Thranduil。

Thranduil的手腕上戴了一只便携的。可是他并不能确定信号能不能传到地心……甚至不能断定Thranduil现在是否还存活。

他厉声喝退了脑海中可怕的想法,同时却也不敢报太大希望,以免面对更大的失望。

他只知道,如果不马上做点什么,他会疯掉的。

所以,当画面闪烁两下后,他再次看到Thranduil的脸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Thran,Thran,Thran……”

Elrond的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一遍遍地叫他的名字。

他唯一能辨认出的情绪是狂喜,掺杂着劫后余生,掺杂着失而复得。

“……其实我甚至可以自由走动,他们连什么仪器都没让我戴。我唯一不能做也做不到的,只是离开而已,”稍稍平静后,Thranduil向Elrond叙述了基本的情况,“邪门的是,他们的一切仪器,包括我的通讯器,在使用的时候好像都不消耗任何能源,我对着这个讲了这么久,电量还是满的。”

“那么也就是说,我可以一直这样跟你说话……永远说下去……”Elrond瞬间发现了最大的好消息,兴奋得眼睛都瞪大了。

“哼,有空像个网瘾少年一样整天盯着屏幕,还不如多到外面看看。”


就因为Thranduil这句话,Elrond带着通讯设备走遍了半个世界。

他坐上摇摇晃晃的贡多拉,为他拍古老水城的风景;

他站在爱琴海边的峭壁,为他捕捉拉塞达埃蒙的最后一缕落日;

他登上绵延万里的长城,带他看古老的要塞随山势蜿蜒;

他在一望无垠的草原驻足,身后是迁徙的动物奔腾而过……

他唯一一次和Thranduil发火,就是Thranduil曾试探地说,“如果我被困在这里一辈子,你难道还要等吗?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不要被我绊住。”

而那个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怒吼道:“Thranduil你在胡说些什么?!你早就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你怎么能忽视?你怎么敢否认?”

“你知不知道,后来我出去住旅社,全都是住的一楼,因为我不想离你再远。”

“你知不知道,时不时地,我会直接躺在地上,只是更近一点、更近一点就好,你就在那里,我能感受到……”

“你知不知道,Thranduil,我爱你。”


谁也解释不清楚,地下那些神神叨叨的超人类为什么突然在半年后把Thranduil原封不动地还给了Elrond,还是在两人都睡得正酣的时候准确地还到了Elrond的床上。

Elrond半夜翻身的时候下意识地抱上了一个熟悉的身体,然后突然就清醒了。

他掐了自己起码四下,确定不是做梦后惊喜地手脚并用抱得死紧,被惊醒的Thranduil在明白情况以后,也用尽浑身力气回抱。

“他们到底在你身上研究了些什么?”Elrond终究好奇这个问题。

“不知道,他们说想从我身上知道的东西有很多,但是我只确定有一个问题上,我给了他们非常肯定,甚至让他们难以置信的答案。”

“是什么?”

“地上人的爱情,可以有多坚定。”

END

评论(4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