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ET】法医证人速成指南(下)

Antoinette:

上篇  中篇


忙成狗时激发的码文的洪荒之力~我们其他故事再见么么哒~


----------------------------


 


(8)


Thranduil很佩服自己,在收到那样的消息后,只是淡定地回复了一句:“现在有空吗?二十分钟后校门口的咖啡馆见。我们当面说。”


Elrond的意思已经不能再明显,但是总觉得两条消息一来一去就确立关系有点不太严肃。


 


可是,心里想得振振有词,在他看到Elrond本人的时候,最后的那一点顾虑也被抛到脑后。


Elrond有点紧张地朝他招招手。虽然Thranduil的用意他能猜到几分,而且他在赌博性质地发了那句话后,Thranduil还愿意跟他好好说话,那肯定是妥妥地有戏的意思。但哪怕有那万分之一的可能,Thranduil是要面对面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他想多了呢?


Elrond那点不着边际的担心,在Thranduil大步走上前来,直接拉住他的手的时候,化为了乌有。


Thranduil的心也跳得很快,他并不习惯这么主动地表达,但偏偏就情不自禁地把Elrond的手攥得越来越紧,再也不想放开。


“Thran?”Elrond叫他的名字,以从未有过的亲昵。


Thranduil试图说话,却觉得心脏砰砰地撞击着胸膛,直让人发闷,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他又深吸口气,努力一下,才挤出了一个颠三倒四的句子:“我……不知道……只是想这样做……”


于是Elrond也让他这么做,用相当大的力道回握,手指互相挤压着,直到骨节处传来些微的痛感。


 


两分钟后,Thranduil才意识到他们俩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堵着咖啡馆的大门,有几个过路的好像已经投来异样的眼神了。


结果他又毫无预兆地松开Elrond,带头走了进去,近乎潦草地找补了一句:“进去买点喝的。”


Thranduil走在前面,Elrond正好能够看到他的耳朵都是红的,默默地坏笑了一下。


 


他们找了个四人座,Elrond这下直接在Thranduil旁边而不是对面坐下了。


Thranduil定了定情绪,率先开口:“Elrond……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的答案,当然是愿意。”


Elrond本来还有些忐忑的心情一下子被狂喜取代,但在他开口之前,Thranduil又补充道:


“可是,毕竟我们才认得三天,虽然我的感觉和你一样迫切,事实上我第一眼就喜欢你……但是,我们现在真的了解对方吗?万一相处下来……我的意思是说,你肯定还没见过我最糟糕的一面,万一你觉得我脾气太差之类的,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只有把底线先亮出来,才能保证将来不出问题吗?而且……”Thranduil之前还犹疑,说到这个连词的时候,突然又坚定起来,“我说这个,前提就是,我希望能跟你一直继续下去,很长久、很长久的那种。”


Elrond轻笑出声,心里更加悸动,直接伸手把Thranduil搂过来。


Thranduil因为这前所未有的亲近举动,先是吓得僵了一下,马上又遵循了自己的本心,顺从着Elrond的动作,靠在了他的肩上。


“你啊……简直是你们这行的典型思维,丑话说在前、底线先划清什么的。当然也没有错,不过你忘记了一点……你想一想,为什么我们见第一面的时候,就觉得对方不一样?这世界上优秀的人千千万,我们从小到大也见了很多,可是为什么我们就本能地认定了彼此?这里面一定有比表面的光鲜更加重要的东西……Thranduil,冥冥之中,我们的气味是相投的。我们注定遇到彼此,并且相知相伴……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


Thranduil静静地在Elrond怀里偎着,半晌回了一句:“Elrond教授,好口才,生生噎死了个要去打辩论的。”


 


 


(9)


“请问您何以断定,被害人的伤势是徒手伤?这在你的鉴定意见中并没有提及啊?”红发的女生目光炯炯地追问,气势逼人。


“哦,这个我给你解释一下。徒手伤和器械伤的淤痕非常不同,一个是内重外轻,一个是外重内轻,这个是基本功。我没有提及是因为报告的书写不需要,但是我也从来没有否认过吧?”


“你在解剖之前就知道被害人曾经打过架,这个会影响你的判断吗?”


“法医在解剖尸体之前都会知道死者经历了什么事件会导致他死亡的,至于证实这个事实,就要靠尸体给我答案了。反正我的结论是,被害人受到的殴打足以致他的神经纤维瘤破裂,最后内出血死亡。”


Galion不紧不慢地答完,有些欠扁地挑了挑眉。


Tauriel捏紧了面前的咖啡杯,显然在进行要不要直接泼他咖啡的心理斗争。


“根本问不倒,明知道他在为控方说话,偏偏还……”Tauriel郁闷地总结着刚刚的一轮演练。


 


Glorfindel看得很振奋,“这都靠专家指导有方啊。”


坐在Thranduil身旁的“专家”一手搭在Thranduil肩膀上,笑得春风得意,嘴上到还记得说些自谦的话。


“嗯,没有破绽。我讲的点都吃透了,而且说得很自然,这位叫……Galion对吧?很厉害,很有悟性。”


但Galion却并不领情,直截了当地打趣道:“如果‘专家’先生能把您的爪子从公诉人的肩膀上拿下来的话,我会更感激的,因为我整晚觉得自己有瞎掉的危险。”


“Galion,Elrond是特地抽出时间来帮忙的!”Thranduil已经自然而然地护着Elrond了,说得还很义正词严。


Galion这话说得Glorfindel大梦初醒,“对啊,你这明摆着动机不纯,我还白请了你一杯咖啡,快把我的钱吐出来!”


Thranduil的眉头皱得更紧,“做人这样忘恩负义、斤斤计较的,真的好吗?”


在场的其他人,除了Elrond笑得越发开怀以外,心里都是崩溃的。


 


 


(10)


“都告诉你别来了……我在场上可能会分心……去年我还把对方一女的说哭过,你确定要看我穷凶极恶的样子?”


离第一场比赛还有半小时,在洗手间的镜子前,Elrond正站在Thranduil后面,双手环到Thranduil身前帮他打领带。


面对Thranduil提起的话题,Elrond只是从容一笑,“我怎么能错过呢?而且,之前你们队内练习的时候我也看得不少了啊,你不是一直表现得很好?你把人家说哭,是人家太弱,我还希望看到每个对手都被你打哭呢。”


Elrond一边在他耳边说着,一边细致地打起一个挺括的领结。


这条领带还是Elrond的,低调的深红色,Elrond说它可以带来好运。


Thranduil也给Elrond说得笑了,他向后一仰,后背和Elrond的胸膛相贴,“唉,有经验有什么用,到现在还是会紧张。”


“你应该知道的,人在紧张的时候会分泌肾上腺素,使得力量增强、反应速度加快。所以,适当的紧张是有助于你发挥的。何况……你本来就是最棒的。”


Elrond说完,Thranduil转过头,有些青涩地和Elrond嘴唇相贴。


Elrond已经发现,Thranduil的确不大习惯主动,而每次Thranduil主动的时候,多少都会让他有点惊喜。


不过Thranduil应该从来没有掌握过更加进阶的接吻方式。


等时机成熟,也该身体力行地教教他了。


当然了,现在这个关头还是不大合适的。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在镜前的这几分钟里,根本没有人敢进洗手间。外面还有带着哭腔的控诉飘过:“那里面是什么人啊……墨镜有吗……”


 


 


(11)


“公诉方再次向法庭和辩护方强调,关于该点的证明,已经给出了三——次——”Thranduil忍不住在表示次数的词上咬牙切齿地加了重音,“合理怀疑的前提是‘合理’,辩方的怀疑完全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加以佐证,因而不构成合理怀疑。”


毫无办法。


遇上这样的对手,简直是无解。


无论跟他强调多少遍,他永远会当作没听到,并且变着句式和词语,一而再再而三地质疑同一个点,反而显得对方有破绽,己方很有利的样子。


再遇到没有认真听比赛的裁判,结果自然是灾难性的。


 


Thranduil并没有觉得,他们这次来参加比赛,就是一定非赢不可的。


换句话说,他可以接受失败。


但是不是败给这样的对手。


 


结果宣布以后,Thranduil甚至还涵养极好地和对手和裁判都握了手,脸上还笑眯眯的,但是熟悉他的人都觉得Thranduil的这个笑实在让人胆寒。


再之后,Thranduil也没有什么太激烈的表现,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回比赛时的席位,发起呆来。


Galion和Glorfindel都知道,这个时候的Thranduil,其实是最危险的,如果劝不好,可能直接就炸了。


于是Glorfindel示意别人先撤,把场地留给Thranduil和Elrond。


Elrond这个时候也有点无措,但第一本能的反应就是去安慰Thranduil,就算要承受他的火力也在所不惜。


试探着去碰Thranduil的肩膀,Thranduil只是摇摇头,表情黯然。


“你知道吗,我第一个觉得愧对的,就是你……你教了我们那么多,帮助我们做了那么多的准备……”


“嘘,Thran,怎么能这么说?我明明是这次最大的赢家,如果不是这次比赛,如果不是你来问我问题,我甚至不会认识你。Thran,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奖励了,不是这个小小比赛,而是我整个人生,得到的最大奖励。”


Thranduil叹口气,揽住站在他身旁的Elrond的腰,“还有就是……我能接受真刀真枪的输,但不是输给这么没有内涵的糟糕对手……”


“我明白,我都明白……”就着姿势,Elrond一手勾住Thranduil的后脑,一手抚着他的发顶,“连我一个外行人都能听出来,对方装傻,法官真傻,都应该去挂个耳科,顺带挂个脑科,我还认得权威专家呢,好好给他们治治。”


Thranduil终于被逗笑了,Elrond突然觉得来了机会,半蹲下去和Thranduil视线平齐,伸手捧住对方的脸,朝他的唇吻过去。


Thranduil半眯着眼接受,却发现触到的是Elrond的舌尖。


他有些惊异地张开眼睛,Elrond只有些含混地说了句:“交给我。”


Thranduil也就没有再问,任由Elrond舌尖一顶,撬开了他的上唇,顺势滑进他的口腔。


Elrond的舌扫刮过他的上颚,然后找到他的舌,轻柔地缠上。


已经不是唇瓣单纯的相贴,Elrond的上唇覆在他的上唇上,而他的下唇覆在Elrond的下唇上。


津液相渡,呼吸交融,不分彼此。


几十秒后,Thranduil气喘吁吁地终止了这个吻,脸涨得有些红,既是因为害羞,也是因为缺氧。


Elrond被逗笑了,轻轻扳起他的下巴,“你不会换气,也不会用鼻子呼吸。不过……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练习。”


Thranduil的脸色更加红,突然满血复活地把还没收拾的一沓资料往Elrond手里一塞,利落地站起身来,“不早了,我们住的宾馆还要赶在十二点前退房呢。”


 


 


(12)


虽然没拿到冠军,但奖还是有的,颁奖典礼也还是要去的。


Glorfindel身为指导老师,但他示意队长Thranduil去领,这是他应得的荣誉。


 


当然,这个时候所有的赛队聚在一起,也有话多的开始互相八卦。


逐渐开始有人反应过来,那个这两天出现频率很高,并且一出现就用虐狗行为危害公共安全的、挂着一张带队老师的参赛证的黑发男人,貌似就是中土大学那个很有名的史上最年轻医学教授。


而那个成天和他黏在一起、辩才吓人的金发男生,显然也是来自中土大学了。


 


Thranduil上台领奖的时候,坐实了所有人的猜测。


而让一部分人大饱眼福、另一部分人叫苦不迭的一幕出现在Thranduil拿着奖状下台以后。


Elrond就等在台下,满脸的骄傲和渴慕,张开双臂把Thranduil搂进怀里。


天地良心,他们明明是在角落,没想招来太多注意,谁叫大家一定要盯着他们呢?


这直接导致靠耳聋战术获胜的冠军队上台的时候,根本没人注意他们。


诶,谁赢了冠军来着?算了,有什么好关心的。


某队的学生直接向场边的志愿者举手提问:


“请问能给我拿点狗粮吗?”


 


 


END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