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ET/TE]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同事们我回来产粮了,哇哈哈哈哈哈哈😝

保护大王:

     各位观众,哈哈哈哈我停更很久现在又回来了,有没有想念我,嘻嘻。我可是想你们了。好了,说正题,张学友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是我很喜欢的歌曲,这个故事灵感来源于它,歌词被我改成和这个故事相应的了,希望大家喜欢。


--------------我是正文分割线----------------------------------------------


 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刚铎体育场的外面人头攒动,各个通道都被人们堵得水泄不通,演唱会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主办方终于开始让兴奋的人们进场,半小时后大多数的歌迷已经入座,这时担任保全工作的杰克才抹了抹脸上淌下的汗水。七月的天气,热的让人喘不过气,加上这汹涌的人群真是要人命,他望了望四周铺天盖地的被大家叫做“歌神”的男人的巨幅海报,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绝对有让人膜拜和疯狂的资本。比好多电影明星还英俊的脸上总是带着冷冷的疏离,一头淡金色的长发肆意的披散在肩上,随便站在哪儿都是绝对让人瞩目的焦点。当然,他也听过这个歌手的歌,那是古典和现代,学院和流行,纠缠,追逐,平衡的一个奇迹,这个叫瑟兰督伊的男人用自己天才般的音乐触觉写出的作品征服了全世界的歌迷,更用自己独特的声线和忘我的情绪去诠释,所以他的作品只能由他演唱,很多歌手曾翻唱过他的歌,但都不能像他那样令人深陷。杰克伸手摸了摸女儿放在自己包里的一个小礼物,想起今早她叮嘱自己一定要交到自己最爱的歌手手里时认真的神情不禁莞尔,这个时候她一定已经和上个月才开始约会的小子进场了,等忙过了这段得好好给那个幸运的小子来个“下马威”。

     里面的欢呼声打断了杰克脑子里预想的各种“下马威”桥段,应该是那个男人出场了,正当他准备进去的时候目光却被旁边走来的一个戴着墨镜的黑发男人吸引了,杰克用自己的职业习惯开始对黑发先生进行基本扫描:英挺的脸上带着谦和的微笑,一身考究的手工剪裁西装勾勒出长期健身的好身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看就是一个极有教养同时又在某一领域有着话语权的上位者。

“您好,请问您知道内场从哪个入口进去吗?”

彬彬有礼的开口让杰克对他的好感度立刻提升。

“我正要进去,您和我一起吧。”

“谢谢。”



    埃尔隆德坐在内场比较靠后的座位坐下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舞台上那个耀眼的男人,当然以他现在的经济情况坐最贵的贵宾位置也是很轻易的事情,但他不敢离他太近,这样的距离就很好,不远不近的让自己可以在别人的掩护下肆无忌惮的看着他。舞台旁边的巨幕上给了瑟兰督伊一个特写,镜头里的男人对于人们的疯狂和膜拜没有太激动的表情,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朝大家挥了挥手,然后伸手握住了面前的立式话筒,台下的埃尔隆德一眼就看见了他手上戴的那只残翼指环,紧接着所有的灯光全暗,只留瑟兰督伊身上的一道光,这样的场景给了埃尔隆德回忆往事的借口。

    那只指环一点都不名贵,这么多年瑟兰督伊却从没有摘下它,演唱会,电视专访等等场合中埃尔隆德都能看见这只指环,但此刻他心里依然涌起酸涩,思绪开始蔓延。对于这只指环曾有很多人好奇,甚至在几年前的一次专访中主持人追问了这只指环的来历,那个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是不能忘记的人留下的纪念。 一时间各个品牌相继推出了这款指环的同款系列,成为最时尚的单品,只有他的林谷集团没有跟这股风,为这事市场总监还和自己生了好久的气,但埃尔隆德没有勇气再一次亲手打造属于瑟兰和他的指环。

     二十年前的埃尔隆德还只是个在珠宝公司实习的大学毕业生,在瑟兰督伊得到第一份唱片公司合约时亲手打造了这份属于他们的专属礼物。他一共打造了两枚,每一枚都只有一半天使之翼,他还记得自己对那个男人说,我和你都只有一半残翼,只有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它才会是完整的。那个男人的眼睛里盛满了叫幸福的光,他说,我永远不会把它摘下来。可是自己食言了呢,我只能把它摘下来放在最隐秘的地方,让它不要成为阻碍你的绊脚石。

     耳边充斥的尖叫声把埃尔隆德拉回现实,他的目光追随着台上那个才华横溢的金发男人,现场叫人目眩神迷的光线,顶尖的音响效果,精美绝伦的舞台设计,调动了人们最原始,最亢奋的荷尔蒙,瑟兰,你成了无数年轻音乐人的信仰,成了数千万歌迷膜拜的神。舞台上空绽开了绚丽的烟花,把夜空点亮,恍惚间埃尔隆德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去听的演唱会。那是瑟兰最喜欢的音乐人埃克西里昂先生的演唱会,两张最便宜的门票花了自己打工半年的积蓄,也是如今天一样,人群中传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17岁的瑟兰督伊探出身子跟着人群挥舞双手,而自己看着他满足的样子便觉得这半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那个随着人们欢呼的17岁金发少年猛然回过头,神采飞扬的对自己大声喊道:“埃尔,我会成为和他一样甚至比他更厉害的让全世界为我疯狂的歌手,你信不信?”

他还记得自己当时傻乎乎的大笑着喊:“我信,我信,我信!”

彼时的两个少年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兴奋的仿佛已经征服了全世界。。。。。

“我信!”埃尔隆德再一次喃喃的说出当时的那两个字两个字。是的,你做到了,黑发男人环顾四周点亮的手机灯,看着数万人伸出手挥舞着共同呼喊那个男人的名字,埃尔隆德的眼睛湿润了,有骄傲也有遗憾。

    舞台上的他和平时表现出来的冷淡疏离判若两人,在音乐的世界里他就是KING,他天生是属于舞台的,如果因为自己而毁了那个男人的音乐梦让他归于平庸,他不会原谅自己,所以他一点都不后悔十五年前的那个离开的决定,虽然至今都很痛。

    在他们二十五岁时,瑟兰督伊的事业如日中天,埃尔隆德的工作也开始有了起色,一切都美好的不太真实。不久后,他们俩的恋情被道破,所有负面消息铺天盖地的涌来,瑟兰签约的公司也不得不逼瑟兰作出选择:一是放弃感情继续事业,二是放弃事业成全感情。这样的选择对任何人都是残酷的,他们努力过,挣扎过,反抗过。。。。。。

     在最艰难的时候,他还记得瑟兰对自己说:“埃尔,无论事情会变得多糟都请你不要离开我,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

     但是自己怎么能忍心让爱人放弃自己的理想,因为他知道音乐对于瑟兰来说就是人生的意义,在舞台上的他光彩夺目,他不能因为自己的感情让瑟兰黯然离开聚光灯过那种平淡的生活,所以自己单方面的做出了决定,他给他留下了10年再重聚的约定就断然离开。他知道瑟兰曾不止一次的找过自己,但有心的离开怎么会让人轻易的寻到?分开后的孤独和思念造就了瑟兰音乐创作的辉煌,在这之后的很多歌曲都成为了无法超越的经典。其实,瑟兰每次的世界巡演自己都在现场,悄悄的分享着他的成功,静静的,远远的,爱着他。

    十年之约是否只有自己记得,那个人忘了吗?如果他忘了也很好,至少我知道他很好这就足够。埃尔隆德的思绪被现场突然的安静拉回来,已经是最后一首歌曲了,舞台上的瑟兰督伊突然停止了演唱,他示意乐队停下,透过麦克风能听到他不太稳定的呼吸声,“很抱歉,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在演唱会结束前我想唱一首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歌,这首歌从未公开发表过,从我25岁以后开始写它,直到现在,十年过去了,我才完成。”他说完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调整自己的情绪,随后向舞台左侧的三角钢琴走去,现场的观众开始欢呼,能让瑟兰督伊写了十年的作品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一串零星的音符从瑟兰督伊修长的手指尖流淌出来,现场的人们立刻安静下来。麦克风里传来他如叹息的声音:“这首歌叫《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三角钢琴婉转的给出遥远安静的旋律,瑟兰督伊用饱含深情的声音娓娓道来:

          “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坐在角落的他开始静静的回味

           十七岁男孩第一次约会

           半年的积蓄买了门票一对

           我唱的他心醉,我唱的他心碎

           当年的感情他是否也无悔

           他闭着眼睛开始慢慢流泪

           听我的歌违心说无所谓

           嘿,他说无所谓

           

           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二十五岁恋爱是风光明媚

           曾经以为就这样完美

           骤然的分离他究竟为谁

           我唱的他心醉,我唱的他心碎

           成年人分手后都装无所谓

           一个人抽烟买醉卡拉ok

           唱我的歌陪着画面流泪

           嘿陪着我流眼泪





           我唱的他心醉,我唱的他心碎

           言语从未将情谊表达完美

           他夜里辗转反侧不肯入睡

           回忆总是跑来和他作对

           嘿,和他作对



           我唱的他心醉我唱的他心碎

           他努力不让自己看来很累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

           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

           嘿唱到自己流泪

          

           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三十五岁后请别再后退

           别人问他为什么流泪

           唱歌的我陪他一起回味

           他静静听着我们的演唱会”

      

       一曲终了,全场寂静无声,所有的人都能从大屏幕上看见瑟兰督伊泪流满面的样子,这是一首简单的歌曲,没有华丽的旋律和让人沸腾的节奏,跟瑟兰督伊以往的作品是那么的不同,但确信的是它打动了在场的所有人,如同黑暗里的一抹星光,既是孤独的吟唱又是深情的期望,场边的记者们随着歌声深陷其中甚至忘了摁下快门。钢琴前的金发男人站起身走到舞台中间的立式话筒前,环顾四周黑压压的人群努力的找寻着那个男人,但只是徒劳。瑟兰督伊认命般的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一个孤注一掷的决定,他将左手握拳向上伸出他知道镜头会把手上的那枚指环拍的清清楚楚,足以让那个人看见,十五年的想念和找寻必须在今天有结果,他要全世界的人知道他还爱着他。

     “埃尔,我知道你在下面,十年的约定我遵守了,这枚指环我从没摘下,可是你呢?你在哪儿?”似乎这样短短的一句话耗尽了他的力气,他停顿了一会儿带着藏不住的痛苦语调说,“你回来吧,别再让我等了,我好想你。。。。。。。”

    

     这时候的人们才如梦初醒,记者们的快门声此起彼伏,显然人们都注意到了瑟兰督伊说的是“他”而非“她”,难怪十五年前他一度曾隐退了大半年,复出后近乎疯狂的投入工作,原来是为了一个男人,还有那枚从不曾摘下的指环。。。。。。。一切都清晰起来,不知道是谁喊出第一句:“在一起吧!”紧接着就是全场观众接力,数万人连绵不绝的为他们呼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内场区的后面开始一阵骚动,一个身材挺拔风度翩翩的黑发男子从后面向舞台前走去,灯光立刻追寻到了这个男人,瑟兰督伊如被雷击,周围的一切喧嚣都没了声音,他只听的见自己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心跳声,那个男人的身影他不会认错,哪怕这距离还不足够让自己看清楚他的样子,但他立刻就可以确认这就是自己十年夜夜思念的人。

    埃尔隆德脑子里根本来不及思考可以不可以,现在是不是最好的时机,这样做会不会影响瑟兰诸如此类的这些以前他最在乎的问题。他本能的朝深刻心底的那个男人走去,快到台前的时候,有保全人员试图去阻止他,但杰克知道这个黑发男人应该就是台上男人心心念念的那个“十年之约”,于是伸手拦住了好事的保全人员,为埃尔隆德留出了一条通道。

    二十步,十步,五步,这是一条走了十年的漫长道路,在距离俩人一步之遥的地方黑发男人停住了脚步,他看了看四周激动的人群,用心感受着他们的尖叫,确信现在是最好的时机。随着人群中爆发出的阵阵“在一起”欢呼声,黑发男人朝面前的金发男人伸出手,谁知金发男人泪眼带笑的扬了扬下巴,黑发男人哑然失笑,立刻主动圈住了那个傲娇的男人,阔别多年的两个身体紧紧拥抱在一起。

    


    自此,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恋完美的转向平淡。十年的岁月,让两个深爱彼此的人在各自的世界里努力成长,做最好的自己向对方交上满意的答卷。他们都渐渐明白,人生除了爱情还有其他,在年轻的时候,得了那么一个人轰轰烈烈的爱一场还有什么可遗憾的?暂时的分开只是为了更好的重聚,等到那个所谓的时机,他们终将重逢。盯着大屏幕激动的人群都以为相拥的两个人一定会说很多很多话来释放十年的相思和终于靠岸的幸福感受,但他们只是在拥抱之后相视一笑,手牵手的向鼓掌的人群欠身致谢后便离开舞台,就像梦想终于照进现实,它也许没有我们期待的那些激动夸张的表现和起伏纠结的情节,但这-----才是生活。        




                                                                          全文完


------------------------------------------------我献丑唱的主题曲


https://api.haochang.tv/index.html#/player/4123843

           

    







评论

热度(48)

  1. 保护大王保护大王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同事们我回来产粮了,哇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