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王途(ET,ABO)

密林谷的抹茶:

第五章 庆典


埃尔隆德站在明霓国斯的城门口,他抬头仰望着恢宏的城门,站在城门上的侍卫们的打扮和小时候看到的似乎不太一样,更像是某种礼服。整个王城热热闹闹的,好像真的是在过某种节日。

“哎让一下让一下!”

埃尔隆德感觉被人推了一下,他跟着人流躲到一边,只见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的英俊男人指挥着前往王城的马车,马车上的贵族们见到金发男子后,都下车恭敬地向他行礼,有些人还偷偷地塞礼品给他,但是男子只是客气地微笑,马车过去后,埃尔隆德看着男子从原本的微笑的表情变成了深深的嫌弃,仿佛在鄙视那些马车上的贵族。

“格洛芬德尔大人!这么热的天,您怎么亲自来城门监督了?”

又一个从马车上走下的贵族和刚才的那些贵族一样,阿谀奉承的表情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今天是个大日子,我不允许有可疑的人进入明霓国斯。您请进吧,宴会厅里的茶点已经准备好了。”

金发男子说着,脸上虽然挂着标准模式般的微笑,手上不耐烦的手势却明显地显示着他已经被热得很焦躁了。贵族回以微笑后,退回到自己的马车里,马车经过金发男子的时候扬起了些灰尘,金发男子厌恶地躲开到一边,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出汗的额头。

格罗芬德尔大人……他应该是个贵族,是个连普通贵族都要拼命讨好的王室成员。

埃尔隆德仔细地观察着这个金发男子,不禁越来越肯定心里的那个想法——当年可能就是这个男人傲慢地“慰问”瑟兰迪尔,并偷偷抓伤瑟兰迪尔的手背。

一定是他。

埃尔隆德强压着心里的怒火,也学着贵族们假惺惺的微笑,向金发男子问好。

“你也是来参加庆典的?邀请名单里面好像没有你。”

格洛芬德尔疑心地看着埃尔隆德,埃尔隆德被他看得很不舒服,再加上之前欧瑞费尔亲王葬礼上的场景,天气又热得让人发躁,他简直恨不得一拳打在格洛芬德尔那张完美的假脸上。

“我不是参加庆典的,我是来找药师加里安的。”

“那你明天再来吧,今天除了参加庆典的来宾,其他人不能进入明霓国斯。”

格洛芬德尔说完,脸上依旧挂着官方的笑容,等着埃尔隆德离开。埃尔隆德也来劲了,他想着别人挡着他也就算了,但是这人是格洛芬德尔,他就必须跟他犟到底。

“药师让我今天来明霓国斯协助他的工作。如果我因为大人您迟到了,贵族们怪罪下来,那就是您的责任了。”

格洛芬德尔听了这话,脸色沉了下来,那标志性的微笑变成了严肃甚至有些凶相的表情。

“加里安是从小照顾瑟兰迪尔殿下的药师,我从没听说过他需要什么帮手。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你不交代清楚,你不止今天进不了明霓国斯,以后都会进入明霓国斯的黑名单。”

他居然还敢提瑟兰迪尔亲王!他这样固执地阻止我,是害怕我进明霓国斯帮助瑟兰迪尔吗?

埃尔隆德非常的气愤,想着自己第一天进明霓国斯就碰到了要找的对手,也真是挺有效率的。他看着格洛芬德尔的手摸向了他腰间那把精致的长剑,埃尔隆德本能地往后退了一点,手也慢慢地摸向自己的剑……

正当两人准备开战的时候,加里安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你这孩子怎么迟到这么久。”

药师嘀咕着,拽过了埃尔隆德的手,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

“加里安,他是您的助手吗?”

“是的殿下。他第一次来明霓国斯,不懂这里的规矩,给您添麻烦了。”

加里安客气地道着歉,手上加大了力气,捏得埃尔隆德疼得直咬牙。格洛芬德尔看了看加里安,见他真诚的模样,也就不再追究了。

“他挺有个性啊,加叔你得辛苦了。”

格洛芬德尔说完,挥挥手示意他们进去后,便开始排查下一批来宾和马车了。加里安拽着埃尔隆德的手,小跑着进了王城。

“加叔,刚才那个人是?”

“金花家族的格洛芬德尔,国王的表亲。你刚才对人家是什么态度?第一天就给我闯祸。”

“我感觉他在刁难我。”

埃尔隆德很委屈,但是又不能提当年欧瑞费尔亲王葬礼上发生的事情。

“刁难你?他这是在排查参加庆典的人员安全!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准备了多少年,只为在今天行动。”

加里安说着,语气和表情还是非常的气愤和严肃。埃尔隆德还是听得一头雾水,但是他知道自己反正是错了,再反驳和深究也没有意义,不如少说多做,还能挽回一点在加里安面前的形象。

“啊对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加里安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和埃尔隆德说话了。埃尔隆德摇摇头,他是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了不得的庆典。

“今天是国王60岁的生日,今天国王除了庆生之外,还会宣布下一任王储的人选。今天各方势力都在蠢蠢欲动,甚至可能密谋暗杀最新宣布的王储。所以参加庆典的人员必须不能携带武器,也必须是在邀请名单上的。不过我是药师,什么场合我都要随时待命,所以你也可以在我的担保下参加庆典。正好你也能认识一下王室的成员,毕竟这样把大家都聚集在一起的机会不常有。”

“怪不得今天外面这么热闹。加叔,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之后我一定小心行事。”

埃尔隆德趁着加里安气消了,赶紧表现一下自己。加里安也不和埃尔隆德计较了,毕竟他从小在自由的乡间长大,还不知道怎样磨圆自己的棱角,和贵族甚至王者相处。

“格洛芬德尔大人不是你的敌人,埃尔隆德。他和瑟兰迪尔殿下是从小一起长大,是很亲近的朋友。我们真正的敌人,还在暗处。”

“加叔,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参加欧瑞费尔亲王的葬礼的时候,见过一个抓伤瑟兰迪尔的金发男孩,我以为那是格洛芬德尔大人。”

埃尔隆德终于还是忍不住提起了当年的往事,因为他知道除了加里安,他没有机会和其他人说出心里这个疑问。

“如果不是格洛芬德尔大人,那是谁?加叔你知道吗?”

加里安沉默了一会儿,回忆起当年自己看到瑟兰迪尔手背上那两条血痕的时候,也问过他那是谁干的,为什么当场不喊疼?国王和王后就在边上。

而当时的瑟兰迪尔只是哀伤地垂下了眼帘,轻轻地抚摸自己的伤痕。

“加叔,他有Ada在他身后,但是我没有。我不喊疼,他们得逞了很开心,但是如果我喊疼了,对我更没有好处,只会有更多的麻烦。加叔,我不怕痛,我只怕我来不及长大,来不及给Ada报仇,就和Ada一样被人害死了。”

“不会的,孩子,不会的。有加叔在,没人有机会会害你。”

加里安心疼地把瑟兰迪尔搂在怀里,当时的他就发誓,哪怕拼上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瑟兰迪尔长大成人。

“加叔?加叔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埃尔隆德见加里安沉思这么久,忍不住再问了一次。

“你会见到他的。”

加里安说完后,便没有再和埃尔隆德聊天。直到到了他的房间,他才嘱咐埃尔隆德换身正式点的衣服,跟他一起进宴会厅。

埃尔隆德第一次来到这样大型的宴会。他不仅看到多瑞亚斯的贵族们盛装出席,还看到了很多其他国家的来宾,他们手拿着红酒杯,亲切友好地聊着天,宴会厅顶上那巨大的水晶吊灯洒下的璀璨的光芒,照得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光彩夺目。他看得入神了,不小心撞到一个极为高贵优雅的女人,她有着金色的长卷发,穿着一身银线织成的华美长裙,漂亮得让埃尔隆德看得目不转睛。女人微笑着朝埃尔隆德点点头,便优雅地离开了。埃尔隆德确定自己撞到了她,但是她酒杯里的红酒文斯不动,一切都像幻觉一般。

女人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埃尔隆德分明听到她对他说:

你终于来了,埃尔隆德。

“加叔,刚才那个女人是谁?”

“她是黄金森林洛瑞恩的女王凯兰崔尔殿下,相传她是用魔法来管理自己的国家的,她本人和她治下的国家都非常神秘。但是她和国王凯勒鹏和欧瑞费尔亲王的关系很好,嗯……其实也有些不打不相识的缘分在里面,以后有机会我会和你聊聊。埃尔隆德,这里有太多的人和事你要了解,得慢慢来。”

“好的,加叔我明白了。”

其实在欧瑞费尔葬礼的时候,埃尔隆德从国王的演讲中听说过欧瑞费尔亲王为洛瑞恩的外交关系做出过很大的贡献。这个有着传奇一生的亲王已经离世,但是他对后世造成的影响也一直在延续,包括……

包括他的孩子,瑟兰迪尔。

埃尔隆德站在觥筹交错的人群中,看到站在主桌边的瑟兰迪尔。即使十年过去了,埃尔隆德依然记得他小时候的模样,留着柔软的金色长发,湛蓝的大眼睛,俏丽的长睫毛,小巧挺拔的鼻尖,和秀气的粉色嘴唇。而如今的瑟兰迪尔长大了,瀑布般的鎏金长发披散在那结实挺拔的肩背上,曾经脸上的稚气一扫而空,小时候萌动的大眼睛变成了现在如浩瀚的海洋一般深邃的双眸,鼻梁更是挺拔得如雕塑一般,菱形的漂亮的嘴唇让人忍不住想看看他微笑的时候,会是怎样迷人的模样。

他太漂亮了。

“太漂亮了。”

埃尔隆德不禁脱口而出。

“你说谁漂亮?”

加里安按着埃尔隆德的肩膀,警惕地问他,埃尔隆德惊醒了过来,不知不觉间脸都红了。

“瑟兰迪尔殿下真的很漂亮,加叔你看到了吗?”

“你只看到他的漂亮,不明白他心里的苦。”

加里安说着,拉着埃尔隆德走到宴会厅的最后,不让他再和宾客们站在一起。

“以后见到他,千万不要夸他漂亮。漂亮,不是用来赞美王储的。”

“好吧。”

埃尔隆德又一次妥协了,他感觉这个地方的规矩实在是又多又难以理解,连平时用来赞美的词,到这里也成了贬义。

可是这是事实啊。

埃尔隆德摇摇头,想着不知道这个复杂的王城还有多少需要他隐藏和伪装的地方。

“加叔,埃尔隆德,我给你们拿了点点心和酒。这宴会不知道要开多久,你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

格洛芬德尔端着堆满点心的盘子和一瓶红酒走了过来。埃尔隆德见格洛芬德尔这么贴心,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开朗的格洛芬德尔倒是早忘了这些小过节,他还拍拍埃尔隆德的肩膀说,等宴会散了,要带他和瑟兰迪尔,还有一个叫埃克西里昂的骑士一起接着喝。

“我感觉你这人挺有意思的,而且又是加叔的助手,我们几个应该能成为朋友。”

格洛芬德尔和他们聊了几句后,转身准备走了。他的座位离开主桌很近,几乎要穿过整个宴会厅才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格洛芬德尔大人,你有什么消息吗?王储人选……有几个人?”

加里安忍不住想提前知道些内幕,格洛芬德尔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声地回答他:

“两个。加里安,你应该猜得到是哪两个。”

格洛芬德尔说完,快步离开了他们。加里安心中有了数,便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们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反倒是埃尔隆德一头雾水了。

两个王储……是啊,国王的后裔不只是瑟兰迪尔一个人。那还有一个是谁呢?

突然,整个宴会厅安静了下来。所有的来宾们都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最前面的舞台上。国王拿着酒杯站在舞台上,虽然已经不再年轻,可是国王的身姿依旧非常挺拔,仿佛还没有到需要立王储的年龄。

“感谢各位亲朋好友,国内外的来宾,感谢你们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今天,是我的六十岁生日,我为多瑞亚斯,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我30岁登上王座,在执政的30年里,我不敢说有多大的建树,但是至少,在绝大多数的日子里,多瑞亚斯是和平的,安宁的,我把最大的精力都用在了维护和平上,在这里,我要感谢在座的多瑞亚斯的领主们,是你们有效的配合和管理,才让多瑞亚斯保持了长久的和平,我还要感谢欧瑞费尔,我去世的弟弟,是他及时地战胜了孤山和铁丘陵的矮种人和洛汗的骑兵军队,才保全了多瑞亚斯边境的安全。以及我的另一个去世的弟弟,魔苟斯,是他抵御了安都因河流域的蛮族入侵,才保证了多瑞亚斯境外水域的安全。我虽然是国王,但是我深深地明白,没有在座各位的努力和支持,我的工作将会变得更加繁重复杂;而因为有你们的帮助,在我的执政岁月里没有出现过非常巨大的问题,军事,财政,经济,外交,文化,一切都在平稳有序地发展着。

如今,我老了,60岁的我已经感觉到了力不从心。我不能一直贪恋权力,用这已经腐朽的老旧的脑袋和身体继续留在这原本属于年轻人的王座上。所以今天除了请各位来为我庆生,更重要的是,我要宣布下一任多瑞亚斯国王的候选人。他们是多瑞亚斯最优秀的贵族,他们的成长或许你们都已经亲眼见证。现在,我要请他们上台,站在我的身边。”

国王说完,走下了舞台,从主桌边牵起两个年轻男子的手。两个王储耀眼的金发在舞台上熠熠生辉,彰显着王族后裔的贵气和荣耀。霎那间,台下的掌声响起,国王和两个王储共同举杯,庆祝这个历史性的一刻。

“我左手边的这个孩子,是我的弟弟魔苟斯的孩子,安纳塔。我右手边的孩子,是我的弟弟欧瑞费尔的孩子,瑟兰迪尔。两年后的今天,我还会站在这里,宣布最终登上王座的人选。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希望诸位能和我们一同见证他们走上他们各自的王途,同时,我也会参考你们的意见,决定王储的人选。”

来宾们的掌声再一次响起,甚至比刚才的更加响亮了。埃尔隆德跟着来宾们一起鼓掌,侧过头轻声地问加里安:

“加叔,你能和我说说安纳塔殿下的情况吗?”

“其实原本安纳塔殿下没有资格成为王储,因为魔苟斯亲王还在,以国王贪权的性格,是不打算让他成为王储的。但是七年前,魔苟斯亲王因为抵御外敌去世了,当然这件事情非常蹊跷,魔苟斯亲王的死因还有待确认。可是他毕竟是国王的弟弟,国王还是非常心疼安纳塔殿下的,所以也让安纳塔殿下成为了王储的候选人。我感觉国王这样的安排,也是为了挫挫瑟兰迪尔殿下的锐气。瑟兰迪尔殿下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王宫里有多少嫉妒他的人不可估量,木秀于林也是一种隐患。国王为了不让瑟兰迪尔殿下过于出挑,所以又选了一个同样优异的王储和瑟兰迪尔殿下竞争。明眼人都知道将来天下就是这两个人的,他们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几年来他们从未停止过较量,至今也分不出高下。埃尔隆德,你之前不是问我是谁抓伤了瑟兰迪尔殿下吗?就是安纳塔殿下抓伤他的。他们小的时候就有过节,欧瑞费尔亲王一去世,魔苟斯父子就越发嚣张起来,给瑟兰迪尔殿下吃了不少苦,抓伤手背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件事情。好在后来魔苟斯亲王去世了,他们这些年都安分了下来,瑟兰迪尔殿下终于安全地长大了,或许这冥冥中,是欧瑞费尔亲王在保护着瑟兰迪尔殿下。”

“所以说,如果魔苟斯亲王没有死,瑟兰迪尔殿下就能成为唯一的王储,但是他的命运会因此变得坎坷,甚至性命难保;现在魔苟斯亲王死了,没有人再有能力害瑟兰迪尔殿下,但是他却不再是唯一的王储。加叔,这就是他们四个人的命运是吗?谁都不能全身而退,他们都在这个局里面。”

埃尔隆德凝视着台上意气风发的两个王储,不禁感慨。加里安拿过埃尔隆德已经变空的酒杯,重新替他斟上。

“你看得很透彻了,埃尔隆德,的确就是这样。但是我还是感觉,从露西恩逃出王宫,欧瑞费尔的离世,魔苟斯的离世,这些连环的事件里面一定还有个主谋,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想明白。我想,等这些谜团全部解开的时候,我们所有人的命运都将重新洗牌。但是埃尔隆德,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一同联手,揭开这个真相。”

“虽然听上去很危险,但是加叔,为了达成Ada的心愿,我愿意试一试。”

埃尔隆德说完,拿过一块糕点塞进嘴里。他一边吃,一边看着在远处的瑟兰迪尔。他端着酒杯,面带着贵族们都有的标准的笑容,和周围的宾客们优雅地交谈着。

他长大了,也变得和其他贵族一样了。

埃尔隆德知道这是他自己的问题,他总感觉这里的来宾们的“优雅”和“得体”都带有一定的欺骗和伪装,可是他总是期望着,瑟兰迪尔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离开了宴会的场合,他会更加的真实,有着他Ada那样军人的血性。

“加叔,宴会什么时候结束啊?”

埃尔隆德站在宴会的角落,不能和人说话,也不能上桌吃饭,无聊得很。

“国王爱喝酒,瑟兰迪尔殿下和安纳塔殿下的酒量也好,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估计所有来宾都会来给国王和王储敬酒,不到凌晨是不会结束的吧。”

加里安说着,脸上的表情非常淡定,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了,只是可怜了埃尔隆德,舟车劳顿了两天,还没睡够一个安稳觉,这会儿又要熬夜到凌晨,而且还是干等着。

“尽快习惯起来吧,埃尔隆德,这将是你接下来生活的常态。”

“好吧。”

埃尔隆德已经数不清自己今天妥协了多少事情,只是远处瑟兰迪尔的笑容,始终温暖着他的心。

也许美好的人和事,都是需要等待的。

—tbc—

评论

热度(81)

  1. 自在我心甜死你的抹茶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