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bgm公司专用号

【ET】教授与教父(下)

久等啦!还完债的感觉真好啦啦啦~~

两个月前的   (上)在这里(#^.^#)

 

自在我心:


  

迟来的下篇~~~

  


  

作为惩戒,第二天Thranduil没有将犯了错误的小家伙送到爷爷的农场度周末,而是责令他呆在自己家里写作业。Legolas聪明地乖乖听话,母亲早逝之后,他一直都是跟着父亲长大的,最清楚自己Ada的性格,如果试图撒娇使小性子只会招致更长久的禁足。

  

星期天下午哲学教授照例约了同事Galion打网球,从衣帽间拎出运动包走到玄关,通过敞开的门口,他看到老老实实在院子里跟狗狗玩儿的Legolas。孩子头上戴着一顶去年父子俩一起去远足时买的帽子,浅金色的发尾调皮地从帽子下沿露出来,搭在夹克衫领子上,有一溜亮眼的反光。金发小子站在院墙边,小心翼翼地看了父亲一眼,眼神里带着点儿讨好的意味,当爹的心突然就软了。

  

故意维持冷淡的表情,Thranduil站在门口朝小男孩招了招手,后者立刻飞奔到身前,对着父亲展开一个大大的笑脸。Thranduil忍着笑,他家闯祸精这两天的表现估计能当上“别人家的孩子”了。拍拍运动包,声音里已经隐约有了笑意:“去拿你的。”

  

男孩儿欢叫了一声,连蹦带跳地去取自己的运动装备。

  

虽然才小学一年级,Legolas拥有相当出色的运动神经,以他的身高和力量,击球和奔跑的表现令人赞叹。但他父亲并没有赞美他,也不许旁人随便称赞。基于周五晚上持续到周末家里的低气压,机灵的Legolas没有露出丝毫的不悦之色。

  

“你别对孩子别太严厉了,” Galion悄悄对Thranduil说,“你瞧他多懂事。”

  

“越是聪明的孩子,越是不能放松!不然容易走弯路。”不管心里怎样为孩子骄傲,当爹的仍然是一副高冷的样儿。

  

 

  

星期一早上的闹钟响起的时候,Legolas还在梦中吃着兰巴斯曲奇,惊得一咕噜坐起来伸手去抓飞走的美味。挠了挠头,窗外天光大亮,床头摆着的射箭勇士造型的时钟显示,比平时早了一刻钟,他满腹狐疑地开始穿衣服。

  

昨晚父亲好不容易原谅了他,打完球还一起洗了澡,Legolas把洗发水泡沫弄得满头满脸,惹得Thranduil哈哈大笑,接下来晚餐吃得开心极了。

  

“Ada!”孩子嗵嗵嗵地光脚在地板上跑过,很快在衣帽间找到了正在捯饬行头的Thranduil,那一身打扮让他又惊又喜。

  

身高6英尺4英寸的金发教授,今天的装扮与往常的西装革履截然相反,上身是黑色紧身短袖T恤加无袖皮夹克,两条裸露的健壮胳膊上竟然布满了霸气的纹身!

  

Legolas看得眼都直了,扑上去一把抱住父亲的右臂,湛蓝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Thranduil皮肤很白,但此时双臂全被青黑色的花纹覆盖,常年健身练成的发达的肱二头肌上,还有一个极为醒目的圆形徽标,黑圈红底,中间一个紧握的拳头上还写着B.A.C.A.四个字母。

  

“Cooooooooool !!!”想不到自己的Ada平时那么严肃,竟然有这么潮的纹身!但转念一想,昨晚明明没有的啊,不禁好奇心大盛,小手指就去戳密密麻麻的花纹。

  

“啧,不许碰啊!” Thranduil赶快躲开,特别订制的一次性贴纸纹身质量虽好,但也禁不起多摸。要不是十年前被Legolas的爷爷从纹身馆押回了家,如今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他背过身,让儿子看皮夹克背后织绣着的相同的徽标。

  

“Bikers Against Child Abuse(反欺凌机车帮),”Legolas一字一顿地念出了这个以抵制孩子受欺凌和虐待为宗旨的帮会名称,“Ada,您是B.A.C.A.的成员?”孩子的语气里充满了崇敬。

  

“很多年前就参加了,后来搬了几次家之后和帮会失去了联络,前天收到本地B.A.C.A.分会的通知,今天要护送一名孩子去上学。” Thranduil帮儿子翻平了窝在里面的衣领,嗓音就像这初夏的风一样温暖,“Leggy,你别误会,这个帮会可不是黑社会,我们只是帮助受到凌虐的小朋友,陪伴他们,或者接送上下学,给他们打气,让他们感受到大家的关怀,让那些欺负他们的人看到,再弱小的人也有强大的力量在背后支援。”

  

 

  

这天上午,坐校车到学校的Legolas和同学们一起,从教室窗口目睹了二十几位机车骑士在马达轰鸣声中驶进学校前广场,领头的骑士戴着机车头盔,身材健硕,坐在他身前的小小身影正是邻班经常受欺负的Frodo Baggins,小脸上挂着从未见过的自豪的笑。

  

Legolas伸长了手,兴奋地指着队伍中身材相对瘦长一些但仍然十分阳刚伟岸的父亲,跟同桌Aragorn炫耀,果然引来了羡慕的眼光。下一秒,把Frodo抱下车子的花臂大汉摘下了头盔,这回轮到Aragorn大叫Daddy了,原来那一位竟然就是被道上的人尊称为“领主”的Noldor教父。

  

反欺凌机车帮的彪形大汉们簇拥着瘦弱矮小的Frodo,牵着他的手,护送到了教室门口,他们一起握起海碗大的拳头,碰了碰自己的胸口,再碰了碰Frodo的小拳头,承诺只要他需要,B.A.C.A.一定随叫随到!挺起小胸脯,Frodo那一对大得出奇的蓝眼睛,平时常常流露惊恐的神色,而今天,含着快乐又骄傲的泪花,走进了教室,迎接他的,是全班同学羡慕的目光。

  

 

  

“人生就像迷宫,我们用上半生寻找入口,用下半生寻找出口。”

  

周身笔挺正装的Thranduil ,左手提着公事包,右手按下了学院主楼的电梯按钮,脑中回想着那天分别之前与Elrond的一席交谈。教父先生竟然同是B.A.C.A.的会员,这让他十分惊诧。在那之后,他听到很多有关“Noldor Family”的新闻。很奇怪,在认识那人之前,那个黑社会团体似乎存在于另一个世界,教授只是听说过名头,其他一概不知,也不想知;然而奇怪的是,一旦某样东西引发了兴趣,各个角角落落里都会冒出与其相关的消息。

  

 

  

“Noldor Family啊,其实早在Elrond的父亲那一代,已经金盆洗手,做了正道生意了。当然了,那些教众多是有前科的混混,一直依附在内工作,舆论还是习惯称他们为黑社会。”这不,午餐时Galion一边用叉子卷着学院餐厅煮过了头的意大利面,一边评论,“就我看来,吸纳那些混混在Noldor经营的企业里面做事,有正当薪水可领,那也是极大的善举啊,你想啊,还有什么比自食其力更能帮助一个想悔过自新的人呢?”

  

“但他的家族还是建立在黑色的财富上的……”金发教授有些冷淡地接口,没什么胃口地丢下了叉子。

  

“Elrond没有办法选择他出生在哪里,但他选择了一条更为正确的道路。”棕发的副教授说完,终于受不了松驰的面条,出去寻找能抚慰胃肠的美食了。

  

Thranduil顺手拾起同事的报纸,本镇日报的二版上,狗血地以“反欺凌摩托队:花臂壮汉骑摩托车霸气护佑小男孩”为题,刊登着上周他们的“壮举”,配图正是他们簇拥着Frodo的照片。文中介绍了B.A.C.A.,还因为分会首领是Elrond Rivendell,把Noldor Family的情况也作了报道,当他看到“这个黑帮不太冷!每天派送午餐三明治给贫民风雨无阻……”不禁吃惊。文末的照片,那位黑发Noldor教父坐在造型粗犷的机车上,凝重俊朗的面庞上一双深灰色的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记者,从那双眼睛里所能看到的,是与其身份即为反差的睿智和仁慈,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让人想要抚平的忧郁。

  


  

也许,人都应该给自己寻找一个出口?

  

Mirkwood先生滑开手机,一则短信已经躺在里面三天无人问津:“周末带孩子一起去湖边郊游怎么样?Aragorn盼望了很久了!”

  

编辑了好几次都删掉,最后,他笑着摇了摇头,发送客一个表情。

  

“👌🏻”

  


  

End

  


  

篇幅所限,end停留在刚刚心动的程度,但是谁能说这不是最美妙的时候呢?(#^.^#)

  


  

补充:文中的“反欺凌机车帮”和送三明治的黑帮,都是真实存在哦!实际上这篇文的脑洞就是因此而开的。感兴趣可以用报道的标题和内容搜索看看哦!

  


 

评论(6)

热度(62)

  1. 自在我心自在我心 转载了此文字  到 ET-bgm公司专用号
    久等啦!